2008年8月8日

我不愛粗菸


年紀愈長,愈怕二手菸。到現在,只要有人室內抽菸,我多趕快走避,否則不用半炷香的時間,就會被燻的眼淚直流、難以呼吸。更令人難以忍受的,是菸蒂的惡臭。即使鼻子長年不通無味覺如我,只要一接近沒用咖啡渣的「純」煙灰缸,就會被臭的忍不住皺眉頭。

因此,我漸漸的也學會勸人不要抽菸。「抽菸對你的健康不好」之類冠冕堂皇的話,變得琅琅上口。

話雖如此,菸,我還是抽的。我雖然介意別人的二手菸,卻毫不介意別人吸我的二手菸。雖然反對在室內抽菸,卻覺得戶外吞雲吐霧真的很棒。除此之外,我還亂丟煙蒂。一來避免惡臭、二來也可以增加工作機會。

問題是:菸很貴。

雖然已經學會厚顏無恥的在路邊跟陌生人要零菸抽,總非長治久安之計。於是就學人家跑到印地安保留區去買便宜菸。在那裡,平均一包菸,看牌子,大約美金兩塊半左右。折合台幣的話,不算貴太多。

我習慣買Eve Ultra Lights中120's的細支長菸。想當初,八○年代洋菸剛開放進口時,這種著雲彩的精美東西,可是我們高中生的的搶手貨。不過現在則覺得不怎麼樣。

會買這種菸,是有特殊理由的。我發現,雖然我常常想抽菸,但抽不了幾口就厭了。這樣一來,丟掉嫌浪費、抽完又太痛苦。但這種細支長菸有個好處:抽幾口後、可以拿剪刀把菸頭剪掉(要用剪的,才不會留下異味),下次要抽的時候再拿出來,又是好菸一支。像這種120的長菸,一根平均可以分三次抽;假設一天有二十幾次想抽菸,一整天下來也只會用掉七、八根。於是也就可以自稱是菸抽得很少的人。

就這樣,在北方小鎮抽Eve的日子,過著過著,也混了好久。

直到這次返台,經過機場免稅商店,瞥見以前喜歡的日本淡七星。乖乖,一條只要台幣340元,實在太便宜。趕快瞎拼。出了機場馬上拆開一包、犒賞犒賞在飛機上戒菸二十幾個小時的自己。

拿起一根淡七星、點火,突然覺得:這菸太粗了。

沒氣質。

食指和中指間張的太開了。

看著菸頭快速燒著粗粗的菸外層捲紙,只想到:真的好沒氣質。

到了台北再試一次,還是覺得很沒氣質。無奈下就把整條菸都送人了。

幸而,發現台灣到處都有賣Davidoff Lights的Slims。稍貴了一些。但菸盒小巧精緻可愛,放在掌心就像輕薄短小的行動電話。菸草縝密紮實,氣味芬芳,抽起來順口潤喉又覺得滋肺護肝。嗯,有氣質,我喜歡。於是一個禮拜都抽這種菸。

回程在中正機場趕快帶了兩條,現在很高興的抽著這種有氣質又健康的菸,並且得到一個結論:

我不愛粗菸。

【自評:這真是一篇無聊透頂的記事。零分。】

這是舊文,寫於2006/04/14。有讀者來信說喜歡,就把它再PO出來了……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真是一位浪蕩的才子啊!

匿名 提到...

這幾天
許多南部的伯伯都氣到講不出話
版主
您也是伯伯嗎?

南方野獸 提到...

請問版主是鵝肉吃太多,說不出話來嗎?

匿名 提到...

喜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