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8日

記XXXX研討會


前天一時心軟,輕易答應擔任今天研討會的評論人,結果果然是一場災難。

明知這種「兩岸XXXX研討會」(名稱我也不知道)毫無意義,既無系上老師參與,來的又不外乎主辦人的私人朋友,目的也只是招待那群大陸學者,為什麼我還會答應出任評論呢?

可能是一時心軟吧。因為主辦人在找我臨時遞補評論之前,先跟我談了一些有的沒有的別的事情,例如校長跟他談話的態度嚴厲、所以他回應校長說七月底以後可以另請高明之類的。明明無力領導,卻又必須撐個好幾年,其實也蠻可憐的。既然是他的朋友們來相濡以沫,捧場一下最多也只是浪費我的時間和生命而已。(蛤~~~什麼時候我也這麼有同情心了?!)

反正,我昨天晚上也把負責評論的文章老老實實的讀了一遍,同時也中規中矩地寫下評論的要點。雖然我不懂什麼「長宿休閒與鄉村的治理與發展」之類的,但自信也是仔細讀過並照一般論文標準提出意見。所以也就安心睡覺了。

時間到了,坐上台去,懶得社交,就把大會手冊拿出來看。一看之下,不得了,主辦單位給我的文章和放在手冊裡的文章編排不一樣。因為我的評論到處都必須提及第幾頁的哪裡如何如何之類的,只好乖乖的對照兩個版本,把畫線的地方和寫下的東西都抄過去手冊,以免到時候聽眾一頭霧水。還好我是排第四個,因此前兩個發表人和評論人在講話時,我都在忙這件事。

突然,一位同學趨前而來,啪的一聲,一份影印的單篇論文放到我的面前。然後這位同學跟我輕聲細語的說:發表人說他今天要報告的是這一份,而不是之前給我的那一份。我一看,完全不一樣的主題,然後翻閱一下,完全不一樣的內容。

真的是當場火冒三丈!把我裝肖維!從來沒有遇過這種,研討會已進行了一半、才說要換主題換文章的事!當場我就決定看也不看那篇文章,只能勉強克制自己馬上翻臉發飆走人的欲望。

很快就輪到我發表評論。幸虧我過去的訓練太好,趕快收起情緒,裝出一份溫文儒雅的樣子,講些官冕堂皇的話,同時也針對發表人的發言提出一些平實而中肯的評論。一面講,一面才發現多數聽眾早就都跑到會場外聊天去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多裝的。沒人在意。

參加這種研討會,是在浪費生命。本系主辦這種研討會,是在浪費國家公帑。

8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該位仁兄 腦袋都。。
可以辦出什麼正常的研討會


演講不正常
研討會不正常
一些事物不正常

真的是不正常才正常了

bvlgarina 提到...

幸好我臨時有事沒去,
不然不就浪費時間+生命.

某據說有實權但沒實權的二十分俱樂部會員 提到...


還有某動物大學的教授出來
坐在接待席怎樣都不走
聊一下阿哩阿雜五四三


我想
這裡應該沒有記者來看吧!!

同上 提到...

BTW


他當天 才把那份定稿給我們

真的是想尻他一拳升龍拳
打的他變崩潰銓

另外一個世界的人 提到...

版主現在才發現這種研討會是浪費國家公帑,大概為時已晚。

這個國家真的不太正常。

匿名 提到...

同意你的看法...

匿名 提到...

每個領域都有其無聊事
不用大驚小怪

米粉準研究生 提到...

動物大學的那位老師真的很誇張
一直在問一些推甄人數和一般生人數的無意義問題
一直跟女同學聊天~~
套句你在前幾篇的話:真是好奇妙的人
算了反正我只是去吃東西的路人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