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3日

Frustrated


全天心情低落。

首先,是擔任論文口試委員的無奈。昨晚K到深夜,好不容易把一本等待口試的碩士論文仔細看完。深覺實在無法把自己的名字、簽在這麼初步的作品上,只好緊急聯絡把口試延到下學期。更絕的是,其指導老師還說會叫這位同學來找我,改到我滿意為止。

有沒有搞錯呀?!問題不在於我滿意不滿意,而是要有一個基本的標準。以這份論文的原初程度,我很懷疑其指導老師到底有花多少時間和心血在這件事情上。協助同學撰寫論文並達到足以通過口試的標準,是指導老師應盡的責任,怎麼會變成口試委員的事?如果過去一年中,其指導老師有確實每週花一小時的時間和同學晤談,今天事情會是這樣嗎?

反正我不管了,審查意見我只講一次,下次就是口試見了。我必須把時間花在我自己的學生身上,沒空替別人做工。這位同學想換口試委員的話,我也沒關係。

其次,前兩天我還在講,主管有責任爭取優秀的離職老師回來兼課一年,以有個新聘的緩衝期。連怎麼處理執行的細節我都講了。兩天前還「好!好!好!」,今天同學間就傳出有人在聯繫南華通識中心的某老師進行一些紙上作業了。人才被挖角,應該惋惜並盡力留下來兼課才對,怎麼會反其道而行呢?

第三,也是前兩天在講的,公行組目前只剩一位老師、新聘的人又不來,在這種青黃不接的時候,為了保障學生的受教權,原來也是公共行政專業出身的主管,應以身作則回去開公行組的課,把比政組大學部6學分碩士班6學分的必修課、釋出來給其他老師教,因為我們比政專業的老師多。雖然也是「好!好!好!」,但以今天的狀況看來,我大概也是在狗吠火車罷了。

有種很無力的感覺。

既然如此,我也不想管了。

除了大學部的國關必修,以後其他課程都兩年開一次。想修的就快修,還猶豫的就拉倒。想好好寫論文的同學來找我,我就認真指導;只想著學位的,請別來。國科會計畫好好做,期刊文章好好寫、多多投。其他的,通通都不管了。

當然,菸要多抽一點,酒要多喝一點,檳榔要多嚼一點,後山步道要多走幾圈。

6 則留言:

傻傻的人 提到...

聯繫南華老師的事目前只是捕風捉影而已,畢竟也沒有直接的證據,下斷言或許太早。
就這部份而言,還是先抱持的樂觀的心態,期待上層的表現吧。(雖然我不大期待啦...)

南方野獸 提到...

我沒去,你會買檳榔吃哦?

匿名 提到...

蔡老師真的很辛苦
XD
比政老師多
開來開去就那幾堂
嚴重師資不平衡

bvlgarina 提到...

1.沒想到老師會吃檳榔,看來南方野獸是共
犯,要報告美少女知道.
2.蔡老師真的很辛苦,一個人扛那麼多課,都
沒哀哀叫,倒是老師你叫的比較快.
3.繼續撐下去...(好!好!好!)就快下台囉.
4.老師會敎公行嗎???支援一下蔡董,不然就
去抓幾個人來ㄚ.

Naoshi 提到...

關於捕風捉影,我是看到影就先把話說明,以免到時候有人說我沒預警翻臉。

關於檳榔,這裡都說沒賣菁仔,只有包葉仔。但現在習慣了,覺得包葉仔比較好吃。

關於扛很多課,是因為之前的授課學分太少、現在得補足拉。其實怪來怪去都是比政必修課都一人教,才會有部份人總是課開不成的問題。

關於上台下台,我比較關心(ㄚ不然是要怎樣)和(謝謝指教!)

最後,公行的學校多,我們要了的人最後都不來。這是威權統治遺毒,和現實市場,趨勢難改。斧底抽薪,也許取消公行組,把蔡爸專長的幾門課改成比政必修,會是一條路?

匿名 提到...

比較政府是最應該合開的一門課
卻總是由主任一個人講授
系上師資多到可以將幾個主要國家講的清楚,卻一直沒有做

但想想,要老師們花時間準備教這門課
增加額外的負擔
老師們會願意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