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8日

離譜也要有理由


馬英九政府處理日本海上保安廳巡邏艦撞沈台灣民間海釣船事件的方式,居然是召回台灣的駐日大使,實在太離譜。

召回大使是何等強烈的負面外交行為,一般不會輕易使用。絕非如聯合報社論所言是「外交上常見的抗議手段」。中美關係起起落落20年,北京只在李登輝訪美時召回大使,華盛頓也只在天安門事件後召回大使,其餘的EP3 軍機對撞事件、美國及北約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事件,都沒有採取如此激烈的外交手段。最近國際上召回大使的例子,是南斯拉夫召回駐美大使,來抗議美國支持科索沃獨立。日艦撞沈台灣海釣船有上述事件這麼嚴重嗎?更何況此事故的真相,尚屬不明;而且按台灣的規定,海釣船根本不被允許跑那麼遠。為什麼馬英九政府會對此等事件採取這麼極端的處理方式,令人大惑不解。

我猜,大約有以下幾種可能性:

一、無知。不知道外交行為有多種多樣的可能性,也分不清楚各種外交手段之間有不同的嚴重程度。只是輕易的想到「那我們召回大使好了」,所以也就做了。問題是,聯合報的主筆可以無知,但馬英九有蘇起和高朗兩位先生在府內,三位博士加起來如果還不知道召回大使的嚴重性,會不會太誇張了?

二、情緒。多年前我就說馬英九「仇日、反美、親中」的情懷,會讓他在處理與美日有關的議題時突然荒腔走板。當初我舉的例子是,他在台北市長任內拒絕和來訪的東京市長會面,只因為有人出了本叫《極樂台灣》的日人在台買春指南。會不會遇到和小日本有關的問題,馬先生就抓狂亂決策?我不知道。

三、敷衍黨內極端派。馬一當選,各種怪怪蛇蟲就紛紛蠢動,逮到這種機會,該黨的中國民族主義份子當然群起砲轟要求馬英九採取強硬政策,所以得敷衍敷衍他們。但這又不太合理,因為我所看到、出來亂的人當中,並沒有有力人士,像周錫偉那種肉腳加上北宜的縣議員,值得用國家利益來敷衍嗎?

四、藉機換駐日代表。這又分兩種情形,一是馬英九急著想換、二是有人急著要頂那個位置所以想辦法搞出這一攤。前者不太可能,政權輪替後許世楷大約也知在位時日不多,只要馬開口,他也不能戀棧,當總統的人不太有必要把開口下令就可以解決的問題弄到這麼複雜。若是後者,是誰這麼為私忘公,我則不清楚。

好像很難超乎這四種可能性了。那麼,到底那一種情形比較慘?是主政者無知、是主政者太情緒化、或是主政者有其私人利益的考量?

7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有這種駐日代表,可以不理國會質詢,拒絕上級行政指示,難怪釣魚台事件會被日本人欺負!

另一個世界的人 提到...

其實馬政府只是想用這種對外危機來掩飾國內物價抑止不住的窘境罷了。

毛毛牙 提到...

有這種白痴總統跟內閣,可以不理會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主流民意,拒絕直接民主的公民投票,難怪LP被中國人捏著。

Naoshi 提到...

不同意二樓的說法。一般而言,政治人物會動用對外問題到這種程度,應該是國內政治危機已經到了危及其政權的地步。請參閱Hagan,1995。

過路客 提到...

「台灣人民出海被撞」竟然比不上作者所寫的這些國際事件,不知作者衡量事件輕重的標準又在哪?是以死人的人數嗎?抑或是國家損失的多寡?
人民組成一個國家,是因為這個國家可以保護人民,人民不用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如果一個國家無法保護人民,人民也就不需要這個國家,就叫做「革命」。
或許你可以不相信這些漁民的說詞,但是當看到錄影帶中,日本艦艇連撞兩次時,此種行為等同於蓄意殺人;漁民們在海上漂流了一個多小時,才被救起;被帶回日本後,又被逼迫簽署看不懂意思的文件;種種行為,我們政府又怎麼能夠旁觀呢?(日本當時僅表示遺憾,我是沒有聽過殺人者還說非常遺憾的~)
而且你原本是想說「召回大使的手段太過激烈」,卻又羅列了你自己為是的四點理由,在今日日本政府已經正式道歉的同時,不免讓人趕到諷刺。
最後,海釣船跑到釣魚島的行為,政府應該處以是行政處罰,這跟日本欺負台灣漁民的外交事件是兩回事。所以,兩個概念是不同的,如同路邊攤沒有牌照,你吃完東西你能說「因為你沒牌照,所以我不應該付錢給你」嗎?

過路客 提到...

不好意思,在老師部落大放厥詞,希望老師保障我的言論自由。

過路客 提到...

剛剛沒看到老師的推文,
不過是否可以理解成「馬政權不處理此外交事件,會引起人民、社會反感而危及其政權」,便有「召回駐日代表」的正當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