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6日

問診時間





連續兩天,講到口乾舌燥、有嘴無唾。

昨天4:00-6:00,接客八人;還好終於有位善心同事找我吃飯。今天1:00-4:00 上課,接著4:00-6:45,又接客九人;最後那兩位近歐巴桑女士,還邊走邊看手錶邊碎碎念:「現在6點45,並沒有打擾很久……」

開始可以體會醫生的辛苦。只可惜,我沒有醫生的權威、更沒有醫生的高收入。沒權威沒收入都還好,至少講些八卦來聽聽。但今天一個八卦也沒有。哀~~

各式各樣的問題,千奇百怪。有些問題像感冒,不斷出現、不斷重複,我的答案當然也是千篇一律。但類似的話講多了,也會煩。內兒科醫生所需的耐心,果然不同凡響。還好今天出現疑難雜症,多少調劑身心。

問題的大意是這樣子的:「我遇到一個難解的瓶頸:長期以來我一向是個左派,也因此而來就讀本系,但越來越多的課程讓我覺得,我所追求的平等與正義,對大多數的窮人或弱勢者根本沒有意義,他們可能一點也不在乎,寧願保持現狀、得過且過,而且,改變他們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既然如此,是不是我乾脆放棄以前的理想和改變世界的願望,自己去追求金錢與享受,把他們踩在腳下,忘記不切實際的平等,才是聰明的選擇?」

我下的處方簽大致如下:
(1) 左派不左派並不重要,問題是那些讓你成為自詡左派的抽象價值,譬如平等、正義、自由…等,如何和諧地聚集一起、並凝結為好的、新的制度設計,當你把這些理路順通了,自然會找到應該去改變些什麼,而非只是自稱左派。
(2) 以上工作,需要紮實的努力,不是空想或翻翻書就可得。也許應該給自己十年八年的時間,來解決上述疑惑,而非輕易放棄理想。
(3) 具體建議:當念到什麼、而想到什麼矛盾或難題的時候,就隨手把這些想法寫下來。要不斷練習批判式的閱讀與書寫。每隔一段時間,可以把這些收集起來的雜七雜八的書寫拿給我看,也許我可以提供一些有幫助的回應。
(4) 絕不輕言放棄。二十歲的年輕人談放棄,真的太早。到現在我還是認為:改變世界絕對有可能,就看怎麼做——有組織、有計畫、若再加上正確的策略來和大環境互動,多少總還能改變些什麼。這世界並未僵固到讓人只能選擇悲觀。

其實我並不確定這樣的回答好不好。

也許有經驗的讀者們可以幫幫忙,談一下如何協助這樣的年輕小朋友?

3 則留言:

南方野獸 提到...

這位同學你讀錯系了,政治學只有右派,沒有左派。左派在貴系隔壁的「黑手系」,快轉系吧!

給版主:面對這種學生,有什麼好講的。去阿君鵝肉,叫一盤鵝肉外加兩瓶米酒頭就解決了。

匿名 提到...

嗯嗯..這個問題的確需要耐性.

你請這些同學先休學..

花十年努力去賺錢..


十年後..

賺到錢的.哪一派似乎也不care了

沒賺到錢..你再好好聽他說.如何當個左派?

Aling 提到...

我沒有「協助」的經驗,但是我也有碰到過。以前的同事,也是讀這種號稱左派的系,有事沒事就愛說覺得反正一切都是假所以要住到鄉下去.....

那時候我只覺得啊你住到鄉下去可以怎樣....還有你那麼年輕怎麼會一副看破紅塵的樣子........但是現在比較老了,知道那其實是焦慮、哀嚎,如果有你文中提的那些建議,我覺得他心裡可能會比較踏實。

喔,我也比較踏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