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6日

離譜一天


一大早,趕忙出門,進大城。到會場,開始後悔自己太準時:被迫得聽一位名叫離譜的先生,亂報告Gilpin和全球化。挖咧~,擺明了就是胡說八道。邊聽就邊同情起他的評論員;更懷念起那群,我伴讀了一學期IPE的14位公子和小姐。期末報告可以拖到1/23才交,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但你們一定寫的比台上那位「離譜」好多了!

中午吃飯,才發現大城的排場果然不一樣:侍者還要先交代我們怎麼吃這餐飯!長達五分鐘的解說讓我想賞他一巴掌。

更糟的是,進門就看見前方桌有氣質美女。但東道主偏偏一直「請坐請坐」指引我坐他對面,是背對美女的位置。無奈中,只能在近三個小時的中餐中、都背對著賞心悅目的畫面。席間忍不住回頭張望三次(在氣質餐廳中,這應該算超魯莽的行徑)。有幸,最後一次終於得到一個燦爛的笑容。

東道主活潑的很。一聽說對手陣營確定要提名形象派的賴醫師,他就笑開懷了:ㄏㄏ~~因為他被提名的機會好像也就因此變大了。於是乎,他開始雙手抱胸,往後略躺,然後整個人開始抖呀抖的。這已不是我第一次看見他不經意流露出這種「抹材」的本性。但今年他可能得警覺一點,吊啷噹的姿態有礙市長選舉。

這是我一年來,吃過最澎湃的午餐。十二點半入場,快兩點半主菜還沒上。餐廳老闆不知還在機車些什麼。但東道主有事,乃喝叱他們主菜甜點附餐全部一次都上來,換得餐廳丟下一張帳單、兼說對不起我們兩點半打烊。

反正是場話題超無聊的午宴,就當作觀摩人家如何帶領博士生的手腕。但還是要豎耳兼聽後桌那群女人的竊竊私語。

開車離城前還特別順道經過排場餐廳,但氣質女士已經消失不見。

回家的路上大塞車,搞倒五點才快回到學校。還好復文書局打電話來,他們願意把淘汰的書架賣給我,ㄠ了一個學期果然有所成果,可惜要過年後才能送來。管他的~~我終於要有書架勒啦~~

3 則留言:

南方野獸 提到...

版主利用我不在之時,竟然入侵擔子麵大學,真是不該。來了,也不會順便,帶個阿君鵝肉。該死啊!

匿名 提到...

阿咧。那主菜和甜品到底是有沒有上來啊!?

今天去你研究是唸書的小姐 提到...

是想念我們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