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日

玩物者の羞澀自介


上帝造物,我則玩物。算是配合得挺好。

俗世中,我倒是對老馬所謂的「商品拜物教」亦步亦趨。玩就得付出代價,所以軟囊老是羞澀,挨餓受凍也成平常事。於是老想:當年實該出身王公貴族之家才是,即被譏為附庸風雅之俗輩也無妨。

說起古人的經驗,以前的玩物者多被評為是亡國敗家者流,實在是不公平、也太言重。其實,國之將亡、必有妖孽。自己不去斬妖除魔,卻把罪過硬塞給那些玩物者,真是本末倒置啊!

當然,一般玩物的人興趣總是比較廣泛了點。這裡涉獵一下、那裡淺嘗一些,沒有一件是真的精通的就是了。藝雖不精,時間倒是浪費的很徹底。這樣子,那有空去搞一般人掛在嘴邊所謂的正經事兒呢?結局下來,功不成、名不就,那也是想當然爾的。

一位長輩曾教導,我們從那些看來平庸無奇、無才無能、卻仍身居要職的人身上可以學到什麼?舉例而言,像是立法院正副院長之流。「人家就是有耐性、坐得住。」想想看,一整天從早到晚坐在主席台上主持會議,有時挑燈夜審還要坐到半夜,就算這項工作不花腦筋,光是坐在那裡坐一整天的功力,也不是我們這種人可以望其項背的。

但話說回來,對於那種可以別無旁騖、全心全意是要達成某種名利目標的人,可怕是事小,反正大家都知道他們就是不擇手段,只要懂得不擋人路以免被傷之道就是了;但這些人之乏味無趣、卻又整天像蒼蠅般嗡嗡地繞,才是令人受不了到極點。鄰國明朝的時候就有位先生這麼警告:「人無癡,不可與之交,以其無真氣也;人無癖,不可與之交,以其無深情也。」這話可說得實在精闢!

所以呀,我一向對那些可以輕易戒菸或戒酒的朋友,抱持著戰戰兢兢、戒慎恐懼的遠觀心情。蓋,連菸酒都可戒,其人多半乃無情無義之輩也。

自我介紹這樣也太囉唆了,先醬子囉。

(寫於2005年2月)

1 則留言:

IPE右邊議院的倒數一位 提到...

老師你最後一句 真的很不適合
希望我們的IPE報告也可以先醬子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