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9日

蟲子、蒼蠅和屍體


最近,早起型失眠又回頭眷顧我了。

簡單說,就是雖然入睡不是問題,但二、三個小時後就會醒來,然後再也睡不著了。

昨夜,又是這樣。實在是倦極、睏極,但無論如何就是再也無法睡著。不過我還是強迫自己躺在床上,試著入睡。

「嗡~~~」左耳邊突然響起昆蟲飛舞的聲音。「啪!」好像沒打到。怎麼會有蚊子?「嗡~~~」這回跑到右邊。「啪!」又是沒打到。這飛得速度也太快了些。真的是蚊子嗎?突然想到今天似乎看見一隻小蒼蠅在飛舞。但若是蒼蠅,應該不致於在我頭上飛舞啊?蚊子要吸人血,蒼蠅找腐爛的東西。莫非,我被當成了一具腐爛的屍體?

於是,開燈,坐在椅子上,等待。半個小時後,小蒼蠅出現了,我打死你!這下安心了。關燈回床上躺著。

「嗡~~~」又開始了。起床,開燈,等待……。同樣的情節,重複了三次。原來是有三隻蒼蠅在我身上飛舞。睏極了的我,多希望自己真的是具屍體,那就不用再忍受這想睡卻睡不著的煎熬。

繼續躺著。黑暗中,突然發現棉被裡的右腳奇癢,好像有小蟲子在爬。接下來換左胸、左背,然後是左腳……慢慢的,好像全身都有蟲子在爬行、在齧咬……

天似乎微微亮了。痛苦的我,腦袋裡只浮出張愛玲的一句話: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蚤子。」

1 則留言:

菸酒生 提到...

老師,這篇文章害我全身發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