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5日

我的政治遊說


今天開了大老遠的車,到某地去遊說某個朋友做某個決定來成就某件事。談完趕回學校,在規定期限前送出成績,已是下午四點多。

但還算是不虛此行。

朋友雖然沒有答應,但也沒有拒絕。甚至連願意考慮考慮也沒有答應,但「不可能」這三個字就是始終沒講出來。這次談話,不同於過往的隨性聊天,朋友多半沈默不語。我猜,政治人物「不置可否」的本能,在必要時候就會自然跑出來。

以上,頗似廢言。既不能講去了哪裡、也不能講見了誰、更不能講談了些什麼。現階段,這一切都只能是秘密。

對一個超級大嘴巴而言,身上背負著秘密,真的比什麼都痛苦。

還是看書好了。

2 則留言:

南方野獸 提到...

又不是去找女朋友,為何不能說?阿,不會成功的啦,還不如請我吃鵝肉較快??
科科

匿名 提到...

想見識"台式"的文章...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