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7日

妥協


做出決定了,妥協。

畢竟無法事事都照自己的意思辦,做人還是不要太霸道、太得理不饒人。如果想繼續在學術標準上有所堅持及把關,個人的偏好和意識型態還是先擺一旁。

今天主任打電話來,希望我參與今年「中國政治學會」年會的籌辦工作,雖百般不願意,最後心裡還是決定要幫忙了。現在,我只剩下一個非常卑微的請求:不要把我的名字列入「中國政治學會」年會的工作者名單或任何相關名單當中。能做的,我盡力;但在公開文件上,請不要有我的名字。

昨天我阻擋了學生的論文大綱口試。雖說是事先處理,沒有到了口試現場才發飆堅持不予通過,但指導老師想必心裡不太好受。如今系上要接「中國政治學會」年會,我如果再堅持反對,好像也說不太過去。

之前的會議上,我是公開反對本系承辦這個年會的。當時我說:如果我們系上打算承辦「台灣政治學會」年會,我不但舉雙手贊成,而且也會全力投入;但如果是那個「中國政治學會」,我無法接受。當場,老師們笑成一團,但他們可能不瞭解,我是有多麼seriously地講這段話。

全台灣所有領域的學會現在都是「台灣XX學會」了,只有政治學界,還保留了兩個學會,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我知道多數的各校老師和研究生們並不在意這件事,反正多一個發表論文的場合,從理性自利的角度而言,何樂不為?因此我們會發現很多人同時是這兩個學會的會員。但我不是這樣的。我從不投稿「中國政治學會」、只投稿「台灣政治學會」;我衷心盼望,「中國政治學會」趕快從地球上消失。

也許很多人會覺得我很無聊。但這就是我。這一類的意識型態,這就是支持我每天活的開開心心、希望趕快看到未來景象的動力。更何況,我的老師,是「台灣政治學會」的創辦人;而且政治學界裡還是有一群人,默默的堅持,只參加「台灣政治學會」、不參加「中國政治學會」。

如今,要我協辦「中國政治學會」,真的跟要把我筋抽掉一樣,令我痛苦萬分。可是我更無法接受的是,會不會從此以後,本系口試通過的碩博士論文,出現許多抄襲的爛作?

於是,我決定妥協。好,我幫忙。但我還是很不爽很不爽很不爽。

無奈的妥協,會讓有強迫症的人更變態。

為了減緩本人的心理痛苦以及嚴重失衡失序的狀態,我決定開始加強控管本系的碩士論文品質。從本學期起,每本碩士論文我都會看或找人看,凡是有抄襲嫌疑的就送系務會議追回學位。

3 則留言:

城鄉客 提到...

支持「台灣政治學會」的聲音,應該越來越大聲!

匿名 提到...

鵝肉大學政治系的未來靠你了

James 提到...

「中國政治學會」不必消失呀,只是應該「回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