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5日

壞人格,別跑出來


開課沒半個人來修的事情,本來我只是碎碎念一下,並不太在意。但這幾天知道了一個狀況後,真的讓我火冒三丈。

原來,專班現在有一個遊戲規則,就是「當人就讓他掛零」。

我覺得這樣子搞,就真的太過份了。

尤其是把我也捲進去這套遊戲規則裡,真有一種被恩將仇報的感覺。

我對同學們一般都不錯,但對專班的同學是特別的好。這是因為我自己也是工作多年以後,才捨棄一切出國進修。我很清楚那是一個不容易的決定,當時和我年紀相仿的友人幾乎通通反對我這麼做。因此我頗能瞭解工作一段時間後又決定要進修的同學的心情。

因此過去這一年來,對於本系專班所引發的風風雨雨,我多半是以同理心的角度發言、投票,加以支持。上課的時候,我也把基本讀物減少到最少、取消連大學部選修課都必做的reading note制度;然後對於重要的模型,也不厭其煩的一講再講,只希望沒時間唸書的同學也能理解、也能拿來運用在現實的分析上。

最後的成績,本來不及格的是13人;最後考量大家出社會久了、也許沒有二十歲上下的人的學習力,所以想盡辦法只當3個人。這3個,都是找不到藉口不當的;其中有一人,我還特別打電話交代,只要能利用寒假解決兩份書面報告裡的「嚴重問題」,開學前交給我,我會在第一次系務會議修改成績。

做到這樣,居然還被「當人就讓他掛零」的遊戲規則算在內。情何以堪?

這種遊戲規則,已經算是集體行動。學生當然可以有集體行動,但這種自利型、威脅型的集體行動,卻是不對的。想學習、進修的人是不會參與這種行動的,這是想混學位的人才會做的事。我也是工作後才進修,但也因此,那時候的我特別珍惜有學習的機會。無法理解怎麼會有這麼扯的事。

雖然這幾年來一直叫自己要溫良恭儉讓,但火氣一上來的時候,我的反社會人格和年輕時「與人鬥,其樂無窮」的本性就又跑出來了。真是糟糕!

這個遊戲規則應該被取消。這學期沒取消的話,下學期就由我來取消。大刀如果知道我要幹什麼的話,應該不會反對我幫他特別開一次《社科統》。

3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老師..看了你的部落格文章..我很火大..忍不住留了這篇回應..火大的是我不知道你從哪聽來會當人就掛零的專班規則,我只知道大家在商量要不要上你課的同時也顧慮到在學期末時你一直用"希望我們不要修你的課",因為你壓力很大,好像說要趕一篇東西..站在體諒的立場..卻被妖魔化..我不得不為我們專班講話,直到大家寒假聚餐都是在讚譽你的課讓我們學到很多東西...雖然報告很硬但是真正學成後回憶起真的很開心,或許專班學生大都牽扯政治而被冠上特權,但身處其中的我能感受到大家是真的想要學習的心,或許有時對於老師的要求會投機取巧,但我想..純屬學生通病,大家再改善再進步,也絕對感謝老師給的每ㄧ次機會...對於某老師的教學方式提出意見,捍衛我們自己的權利,就得被說習慣走後門..容我不禮貌..我真是他媽的受夠了,老師..我是真的很尊重你..謠言由你們口中的"專班學生"來澄清或許沒人會相信..但為了不想讓某些天真以為捧著老師大腿就是優等生的八卦者這招小人得志成功,就算某些老師因此當我,我也要站出來說話...諷刺的是整個緣起也不過是因為我們在爭取學生的小小權利吧了.. "專班學生"-黃貞瑜

另外一個世界的人 提到...

所以版主應該開心點,這種規則並非是隨機產生的規則,而是偏差的規則,僅針對某些教學方式怪異的老師罷了。
所以依據合理的理論推演,之所以選課會零人,不過只是一種個體理性計算下所得到不理性的結果。
專心教正課就好了不是嗎?

姚春如 提到...

1. 話是我講的,說的是2007年2-4月的社科統事件,開了例就停不下來。

為什麼這麼說?
(1) 一年級對於陳尚志老師的嚴格如雷貫耳。
(2) 因為我不懂2007年3月課堂上當著劉老師的面把聽課的同學請出去是什麼意思。
(3) 我更好奇的是,新任副校長要我和 Cherry 的電話做什麼?

2. 摘錄2007/04/26耐斯王子大飯店系辦會議紀錄如下:

洪新原主秘:代校長轉達三個原則。
(1)希望大家今天來此都能開心,達成雙贏。
(2)在開課方面,之前大家都有達成某部份協議,希望大家往這個方向達成共識。
(3)在這個討論會上,儘量互相構通,趁此機會提出建言。
以上是我們的期望,謝謝大家。

我很好奇,何謂「之前大家都有達成某部份協議」?那個「大家」是哪些人?

有空請唱唱中正的校歌吧!

巍巍的高山,浩浩的海洋,
放眼四望,一片綠疇擁平崗。
言先行,行中正,我們意氣多昂揚!
言先行,行中正,我們意氣多昂揚!
研究、教學、服務、實踐理想;
倫理、民主、科學,把握方向。
求名當求萬世名,計利當計天下利,
以聖賢為榜樣,以聖賢為榜樣。

最後,我這個小人如果得志的話,過去這一年來需要被講得如此不堪嗎?小人會笨到公然得罪一堆老師嗎?謝謝黃同學如此公正的提醒!

姚春如 提到...

陳老師:

你一定覺得很倒楣,劉大刀的事竟然會燒到你身上。這年頭,要不倒楣很難的。

我要貼封一年前的信的部分,即便未來有一堆人要讓我畢不了業或是叫我出入小心。

這個問題這種風氣,不是我們班同學的問題,是校方與老師們的自利與姑息,不然2007年9月21日我為什麼得請假去系務會議?那次的會議決議一樣只是說說而已。

我不是那些可以直達天聽者的一份子,當然不能在會議前就可以和校長達成某部份協議;

我也不是笨蛋,不知道社會就是這麼現實、不知道自己將會付上很大的代價;

我只是感到難過,怎麼會在一個國立大學經歷這種事......

如果這個系要把專班定位成大一大二的程度,課程也可以negotiate,也是市場區隔選項之一,但請讓學生知道這樣的好意。

我們班的問題沒什麼黑白可討論,而是這個學校這個系所的市場定位問題!

To: 羅仁權校長;楊深坑副校長
Sent: Wednesday, March 07, 2007 12:15 AM
Subject: 政治系碩士在職專班學生致校長與副校長的公開信

致校長與副校長的公開信

有關政治學系95學年度碩士在職專班部分同學拒修劉從葦老師課程、要求暑假另行開課乙事,期能儘早平息紛擾,還給學生單純的求學環境,並維持中正大學一貫之學術文化與卓越校譽,特此公開懇求:

一、 此例不可開、此風不可長:

(一) 如果學生可以因為教師教學嚴格而運用組織政治或各種手段,在體制內對該等教師進行抵制或有不公平或不合理的待遇,那對教師與教育原則將是最大的戕害,更遑論是非黑白與公平正義。

(二) 若允准此種手段之運作,影響所及絕不止於碩專班,恐大學部與碩、博士一般研究生將群起而效猷,對於校務運作與中正大學聲譽的損害必將難以估計。

二、 程序正義問題: (下略)

匿名 提到...

姚同學..."話是你講的"
我不想跟你口水戰..只是得跟你強調..有時對於ㄧ件不知道的事不要用散播謠言的方式處理,我發現原來..不是老師把我們妖魔化了,而是自己同學在朔造我們這樣專班這樣的形象,在你傳達給陳老師這種訊息時有來確定過班上所有人的想法真是這樣嗎?還是你自己揣測呢...若只是自己推測就放話,傷同學之餘也讓陳老師不好受,目的為何?我相信從頭到尾大家與劉老師間的關係演變如此是因為缺乏溝通,在加上幾個像你這樣自以為能幫老師解答的好學生就讓這件事情越來越像鬥爭會,很多你聽到的結論,中間過程並不是真的是你想像的簡單,請不要用"大家不修劉老師的課"這種結論然後冠上自己的說法,的確是有一批人無法接受劉老師的教法,請不要將這樣的說法用"教學嚴苛"代替,你不是身在其中的人,你無法為他們發聲,大家只是提出自己的意見,跟什麼身分完全沒關係,在你想要義正嚴詞抨擊些什麼時....體諒一下別人的立場,你並沒有得罪ㄧ群老師...反而是專班同學因為你得罪了全部老師!! 黃貞瑜

潛水被嗆到的人 提到...

老師,發現到有人在代表(我們專班)說話,還真是令我訝異。不知道曾幾何時專班成為了特定某一屆某團體的代名詞了?不知情的還以為中正大學的專班全是一堆不念書又好鑽營的白目呢!
老師在學期末的語重心長....換做是我早躲回家閉門思過了,真是不了解怎麼還會有人不知道是真傻還是裝白癡的跑出來現世。而且還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他們的選課是經過討論串聯的,此真天下之一奇也。(還是該說他們是有恃無恐目中無人呢?)

姚春如 提到...

如果要散播謠言就不會署名。

我從來沒有代表任何同學,也沒有授權讓別的同學代表我。

1. 「很多你聽到的結論,中間過程並不是真的是你想像的簡單」,這句話我同意,所以我才會用貼會議紀錄的方式。

2. 如你說的,受夠了。

3. 請別用「X著大腿」這種字眼,這樣不好。

4.我承認自己並未足夠體諒你們的立場,但是,我還是要說,如果妳我同在海外求學,學習與適應,就會變得很基本。

南方野獸 提到...

真懷念「與人鬥,其樂無窮」的年代。各位同學們,你們完蛋了,版主要跟人家鬥時,會變的很變態 .....我以前都不敢跟他鬥,只敢看他鬥人家。科科

勒的看戲的人 提到...

好爽喔!繼續....一群庸人自擾之.
歡迎版主拿出{與人鬥,其樂無窮}的精神來...呵呵呵...好戲正上演著...歐布...應該說爛戲拖棚...

潛水被嗆到的人 提到...

在曹植的「與楊德祖書」當中有這麼一段,相信只要有念過高中的人都起碼能依稀記得「…蓋有南威之容,乃可以論其淑媛;有龍泉之利,乃可以議其斷割…」。那批「無法接受劉老師的教法」的「學術先進」,我只能自嘆無緣識荊一睹其丰采,乃效「…古人觀名山大川,以廣其志意,而成其德…」之意是也。

所幸有如此賢者駕臨中正,看來仍有不少有力人士與之相唱和,蓋「德不孤,必有鄰」,孔老夫子所言果然是天下之至言啊。

匿名 提到...

我想我與春如都只是表達自身意見...沒有誰要攻擊誰..因為能當同學的緣分大家都很珍惜,所以有什ㄇ都直話直說...那位還在潛水只會匿名人身攻擊別人的...只能說你還真不是個咖,只會躲躲藏藏又在那邊賣弄自以為是的文學真的很可笑,我想專班沒有這ㄇ不光明磊落的學生...只有鼠輩才會這樣..所以請你別再假裝人類搞分化了..在破壞別人感情之餘為自己留點口德,還有整件事的重點起源都只是想跟陳老師表達..不是他所聽到跟想的那樣...不應該再有任何戰爭..與劉老師的事大家也努力想讓他告一段落,為何又要牽扯其他老師進來,這是我ㄧ開始留言的初衷,事情簡單說就是這樣!!或許我的字眼很情緒化...但被誤會下的憤怒導致我這樣用詞..若有任何不敬在次道歉...或許很矯情但是我還是要重申:陳老師...我們很喜歡上你ㄉ課..也喜歡你的陳式幽默...但要在為我們貼上標籤前,是不是應該先清楚所聞是否真為我們所說..畢竟被尊敬的老師討厭誰都會想極力解釋清楚!! 最後..不口水戰了...某位都已經被知道是誰的鼠輩你要怎ㄇ發揮隨你吧...反正鼠年麻... 學生 黃貞瑜

知名不具 提到...

才當了3個,其他的卻都跑了,是打鳥的腦筋急轉彎嗎?痕跡太露了也未免。還有那個被指為抱大腿的,又何以也跑了呢?究竟是抱著什麼立場?明明跟著跑,還在背後輸誠又中傷人,自鳴清高,這種兩面手法,太不高尚。
教不嚴,師之惰;教之嚴,師有錯。這就是當今的世道。

姚春如 提到...

陳老師、貞瑜:

在老師的地盤吵架很不對,跟同學吵架也不好,所以,跟兩位說聲對不起,也謝謝貞瑜給我的提醒。

1. 真的很希望專班未來的課回到我入學時的穩定與正常,這樣就可以鼓勵同事和朋友們回學校進修。

2. 希望以後不會再聽到同學間出現「老師希望我們不要修他的課」或是「某某老師的課不好過」和一些有的沒的話。

3. 陳老師的課真的很值得修,我要呼籲畢業學分還沒滿的同學和學弟妹們把握機會。

祝大家有個快樂充實的2008年!

姚春如 提到...

給知名不具:

謝謝您的指教,我會好好檢討。

我到上課前一天才退選,一來我的畢業學分已經修滿,二來選修課一個人是沒辦法成班的,當所有人都退選,我還掛在那邊的意義是什麼?何況還要讓老師為了我一個人備課。

滅鼠 提到...

鼠年還真是什麼新鮮事都有~倒是鼠輩潛水會被嗆不足為奇~動物天性嘛!!果稱不上天下之一奇也。無怪乎眾人稱分化感情適用於人,亦不外於鼠輩.揮灑於男女之間.也運用於團體之內,果真知行合一,佩服佩服.五體投地!!

賓果 提到...

哈哈哈~
本還不知道潛水被嗆到的是那位
ㄧ邊看著文章ㄧ邊猜
被滅鼠ㄧ講答案都呼之欲出了
人真的不能做缺德事
尤其是破壞人家感情這種事~~
ㄟ害@@

玩物喪志集的忠實觀眾 提到...

開課跟修課都是很單純的事情啊!這番亂戰也太「精彩」囉!不會是要剛好彌補我前天觀賞馬謝辯論會看到睡著的遺憾吧!陳老師的課堂要求完全符合「研究生」該有的水準,他對專班在工作忙碌之餘仍要撥空唸書也做出他的體諒;同學偶爾想偷懶也很正常,選不選課應該是個人意志吧!陳老師的課程是一回事,劉老師的課程是一回事,大家在這個充滿詼諧與戲謔的部落格上爭辯,似乎選錯地方了喲!

潛水被嗆到的人 提到...

「潛水匿名人身攻擊別人的」,嗯 ! 我看到了好幾個。「賣弄自以為是的『文采』」的,嗯 ! 我也看到了一個學著我之乎者也卻不知所云的。你被踩到痛處破口大罵、或是再找100了人來破口大罵,我都能理解。不過下次麻煩請找『文采』好一點的。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白紙黑字寫下來的東西那更是鐵證如山囉。「對於某老師的教學方式提出意見,捍衛我們自己的權利」,「針對某些教學方式怪異的老師罷了」,「的確是有一批人無法接受劉老師的教法」,這都不是我說的。我何德何能離間你們跟老師之間的感情呢?

捕鼠器 提到...

如題~"自恃文采""被踩到痛處""破壞別人感情"哇!!這個可憐的小東西不就呼之欲出了!!

姚春如 提到...

在此提出一個邀請,特別是我們班還沒修滿30學分、喜歡陳老師的同學們:

只要你們願意,並且如同去年幫蔡老師的政治分析宣傳一樣,國濟政治經濟學或許可以開成。

我很樂意為這門課超修學分,現在馬上去加選。喜歡陳老師的,用行動支持一下吧!

cherry 提到...

這幾天剛從台北出差回來.去了taipei 101第55樓(德國拜耳公司會議室).看到從高空俯瞰的台北市如此瞄小.更何況是人...原本想能否看到陳小薰..結果不從人願.厚...有夠冷--還下點小雨-啥麼天氣呀.還是南部溫暖.但是回來確看到阿志部落革的相互攻擊與猜忌.一切又好像回到台北的心情.
一直覺的大家都沒錯.因為人都是自利的.但是自利的背後也希望能多留給每個人多一些空間吧!!當有任何不如意時.或許可以站上高崗.看看世界是那麼的大.人們是那麼的小.何必計較與在乎呢!!

匿名 提到...

樓上的錯字連篇,語焉不詳,老師怎麼沒把他當掉?ㄎㄎㄎ...

匿名 提到...

我是專班一年級的…。今晚上課知道陳老師在部落格發表文章的事情,特別在網路搜尋一下就發現這個地方。說真的,陳老師的心情我可以體會,換成我是老師也會@#$&%!但是有一句話是我在本篇文章最重要的表達:「不要把二年級的恩怨帶來一年級!」
本來我們班長在學期末已經將選課的計畫告訴班上同學,無奈「小美眉」實在真番顛,講也講不聽,妳知道嗎?這樣會讓我們很困擾,本來研二的恩怨是他們家的事,現在連累我們,真是冤枉!告訴你,社會上有許多事情有時需小心處理,這句話班長已講得很清楚了!(班長太英明了,所以支持你連任)事情走到這個程度,怎麼辦?
剛得知有部分同學提議請陳老師暑假開課,我想這樣也好,希望安慰老師受傷的心靈…
本來想寫仔細一點,為了大家的和諧,點到為止,下次再不聽老人言(我指的是班長,不好意思,說你是老人),就會步入研二的後塵囉!

邪惡的帝國 提到...

「不要把二年級的恩怨帶來一年級!」你這個一年級的,你懂個屁???還敢批評二年級的.

「社會上有許多事情,有時需小心處理.」學學你們家班代,不要對不懂的事情,只聽別人說,只看表面就下定義.

什麼叫「下次再不聽老人言,就會步入研二的後塵囉!」研二的怎樣,需要你這個菜鳥來說教,管好你自己就好.

姚春如 提到...

謝謝所有說我的人,不管認識不認識的,因為你們給我很大的提醒。

靜下心來想一些事,發現自己的確太過盲目與自私,絲毫沒站在別人的立場想。

雖然口口聲聲說是學校的問題,卻又自以為是,只看別人的問題,不知反省自己。

入學考試沒有英文,收了我們這些學生後,上課卻沒辦法避免英文讀物,老師和同學的確都痛苦,即使政治學方法論與社會科學統計兩門課確實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以及過度的爭執,但總是要想辦法落幕,而且學校、老師,以及同學三方其實都受了傷害。

不管怎樣,當有人問目的為何時,我真的呆掉了,因為完全沒想過這個問題,只是覺得一門課連三個學期開不成已經很糟了,還出現第二門課開不成,火氣就更大,一根手指頭指著別人的時候,其它手指頭指著自己,吵得有關係、沒關係、認識、不認識的人全都捲進來,
大家筋疲力竭、彼此互相猜疑,當我說別人無法溝通的時候,其實我自己又何嚐可以溝通呢?

捫心自問,
我希望我的同學們畢不了業嗎?不!
我希望學校以後招不到學生嗎?不!
我希望老師和同學互不信任嗎?不!

我希望的是,之前的錯誤不再發生,
我希望的是,之前的爭執不再繼續,
我希望的是,所有老師的課都可以順利開成,
我希望的是,每個人進到中正都比昨天的自己更進步一點,
我希望的是,危機可以變成轉機,大家都比昨天更好。

如果可以,請不要再吵了,吵架不能解決問題。

是我開的頭,我在此鄭重道歉。

希望安安靜靜讀書的人 提到...

爛戲拖棚...就讓它終止吧!

回歸大家的常軌,做自己該作的事,在別人家地盤撒野,畢竟是沒禮貌的.

"壞人格,不跑出來",因為出乎他的意外,想不到一篇文章竟然會產生這麼大的風波,大家都意外,這裡沒有誰對誰錯,就讓這齣戲...落幕吧!!!

匿名 提到...

不要再鬥了,連一年級都快看不起我們了!

匿名 提到...

二年級的邪惡帝國,你連老師都看不起,憑什麼要我們尊重你,好歹我同學也沒口出惡言...告訴你:你就是太拽,被當掉…活該!哈哈......
有本事,暑假和我們一起修,看你多厲害!
同樣也是一年級的留…

畢業的學長 提到...

由朋友處轉過來的一封mail,看到你們這些後生晚輩如此的吵鬧,想說應該以過來人的身分跟大家分享我的專班生活.

我們之前上起課來都兢兢業業,每個人不分彼此,大家都很用心在功課上,這個過程非常的辛苦,想必大家現在也是如此.畢竟大家在工作職場上都各有所份,能再度當上同學是種福分,要懂得珍惜.

停止無謂的漫罵,這樣對一年級和二年級的同學都好,不要因為一些人抒發情緒的言詞,而破壞系所的合諧,那兩位同學都說是一時的情緒用詞,後來者不需要再次挑起對立.搞分化嗎?沒必要吧!就讓這個事件做個美好的結束.

希望安安靜靜讀書的人 提到...

謝謝畢業學長的忠言,就如學長所說的,這個事件就從這畫下句點吧.

匿名 提到...

嘉義縣大林鎮長李秀美因涉及鎮長選舉賄選官司,遭法院判決徒刑3個月定讞,需停職處分,對於代理鎮長人選,縣府竟然指派李秀美的女兒黃貞瑜出任,引發各界議論。有鎮民批評,這根本就是世襲。縣府則表示,主要是基於政策延續性考量,才會「內舉不避親」,只需要在完成交接後,送交內政部備查即可,過程一切合法。

李秀美於94年參選嘉義縣第15屆大林鎮長時,被控以送茶葉方式賄選,嘉義地方法院判處李秀美有期徒刑1年4個月,褫奪公權2年。李秀美不服上訴台南高分院,合議庭認定被告沒有連續賄選行為,去年更一審將原判決撤銷,改判有期徒刑6個月,得易科罰金,褫奪公權1年;李秀美再上訴,日前經高等法院判決3個月徒刑定讞。

這件「媽媽停職,女兒代理」的消息一出,嘉義地方譁然,有人認為,黃貞瑜不具備公務人員資格,要怎麼代理鎮長職務?更有人直指黃貞瑜年僅26歲,這樣的資歷根本無法領導。但李秀美則表示,黃貞瑜一直協助她推動鎮務發展,對鎮政不陌生,且年輕人較有活力,因此代理鎮長很快能上手。

嘉義縣政府指出,李秀美停職,指派其女黃貞瑜代理,因法令並無相關規定,不論代理人的學經歷背景、是否有行政經驗、身分黨派等,都「無適法性」問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