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8日

今年的二二八


早上九點準時踏入義光教會,司琴正在奏樂,已經座無虛席,只好站著。

追思禮拜和往年一樣莊嚴肅穆。較特別的是,今天證道的,是來自韓國的牧師,有同步華語翻譯。除了韓國來的牧師團,也有日本來的牧師團。

(圖為林家墓園的一景。前排直立碑碑文:「我應如日普照一切不求恩報」。)

追思活動一個鐘頭左右就結束了。最感傷的時刻,和往常一樣,還是大家唱著雙胞胎最愛的「我愛邦妮」曲子的時候。看到林先生偷偷拿出手帕拭淚。畢竟,28年前,兩個5歲的雙胞胎小女兒無辜被殺害。但還好,現在有三位年紀相仿的小孫女坐在前排,天真的東張西望。

會後數百人聚集在義光教會門口,有的在等搭車去北宜公路最高點的林家墓園,有的和我一樣沒辦法去,就是純粹敘舊。

菊姐還是和幾個禮拜前見到一樣,跟我碎碎念一些不重要的事情,妳馬幫幫忙,好歹也要有個市長的樣子。乃德老師也來了,問他林姐咧,居然跑去馬來西亞當義工了。連世芳姐也在碎碎念,說什麼她那裡有個高先生和我聯絡歐亞基金會座談的事被我拒絕,唉,你們做事這種搞神秘法,我如何能判別誰是誰。李敏勇夫婦還是像過去一樣,看起來就是一對最最優雅的神仙伴侶。李詠泉和陳麗貴夫婦也和往常一樣,說著忙於教書拍片的事。林先生的老友李老師,八、九年不見,還是照例不斷消遣我。來去匆匆的俊麟夫婦,男主角的頭髮好像又更少一點了。較難得的是老友周柏雅也來了,真的是一晃就是十幾年不見,只能互道機遇。還有許多老友老友……總之感覺時光彷彿回到十年前。去國離鄉這麼久,能一次遇到這麼多重情義的友人,這還真的是倍覺溫馨的一天。

深夜回到嘉義,看了一會兒電視新聞。感嘆~~。這個社會、以及我們的政治社會,對二二八的反省與真誠對待的程度,是如此的貧乏,頗令人寒心。

1 則留言:

風中緋櫻 提到...

有人把228放在心裡,成為追求民主精神的基石與動力,成為守護人權的血的誓言。
但是,有人把228放在嘴邊,成為挑動族群仇恨和政治鬥爭的工具,成為縉紳的踏腳石。228被不斷消費的結果,讓許多平民百姓寧可選擇淡忘.....。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