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0日

燙手山芋丟給我?


今天傍晚上課,系辦居然急扣。中間休息時下去一看,果然沒好事。

話說上週五的會議中,最棘手的議案是一位外籍博士生的問題。簡而言之,就是這位美國先生無法聽講中文,因此上課時和某位老師發生了一些不愉快。會議的結論是,系上必須顧及其他一般生,不可能為他特別開完全用英文授課的課;因此,決定指派某位老師擔任其導師負責溝通,要他本學期只修三學分、其他時間則拿來修習、補強中文。

但今天校長則是來電,希望讓他修到六個學分、以保持某種狀態(我不清楚詳情為何,反正好像和學校「國際化」的評鑑有關。)

問題是,還有那位老師的課會願意讓一個不懂中文的學生進來呢?

於是腦筋好像就打到我頭上了。

溫良恭檢讓的我,當然說沒問題沒問題,好呀好呀,歡迎歡迎,之類的屁話。

不過「做事風格如此委婉」的我,當然也不會是沒有條件的。第一,(既然學校要出錢),我要求本學期他必須同時修習每週至少二十個小時的中文課。第二,要上我的課,就必須按我的規矩來,不能有特殊要求。

第一個條件,是因為我高度懷疑他根本從頭到尾不想學中文。來台灣十幾年了、還娶了個台灣老婆,居然連國∕台語兩者的基本日常會話都不行,實在太奇怪。修課時中文破些還無所謂,但如果到時候資格考看不懂題目、或論文口試時無法用基本的中文表達,想拿台灣的博士學歷,就真的太誇張了。因此他必須從現在起,就去上中文密集班的課。

第二個條件的意思是,對國際學生我會有部份(特別寬容的)差別待遇,但僅止於此,其餘的則要和一般生同等。我的差別待遇計有:一、課堂討論可以用英文發言、但要確定講到其他同學都聽得懂;二、期中、期末報告可以用英文撰寫;三、有問題來問,可用英文溝通,但每週不得超過一小時。其他則和一般生同:上課討論還是以北京話和台語為主,我絕對不會為他翻譯;另外則是按課程大綱的標準公正評分,該當就當,沒有通融的餘地。

對燙手山芋,我的原則就是這樣。其他機機車車的事,我就不管了。

唉~~~,我,真是個有「原則」的人。

6 則留言:

開學至今尚未看到你的澎湖女孩 提到...

哈哈哈哈哈 好好笑喔老師

"屁話"形容的很生動

歡迎來八樓秘密基地 提到...

你真的很妙。
只能說,接到這個燙手山芋,辛苦你了。
加油!

南方野獸 提到...

為何我讀起來,感覺版主不是個有原則的人...反而是,機歪加變態的本質出現了

匿名 提到...

太好笑了!
屁事很傳神

匿名 提到...

老師
哈哈哈
好好笑喔
真希望以後看到老師也可以用哈哈哈來打招呼

Naoshi 提到...

那我只好哈哈哈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