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2日

只有前戲


從上學期講到這學期的三人酒聚,終於敲定在今晚舉行。

地點是在民雄街上一家不知名的海產店。祥哥、小葉教授和我,先從啤酒開始。食物樸實、味道也還不錯。男人閒聊的話題不外乎政治、酒和女人。

我以豐富的切身之痛,奉勸唯一未婚的小葉教授,在還有選擇權的狀況下,萬一不幸一定要結婚,最好還是找觀念較傳統的對象。知識淵博、正義凜然而有主見的女孩,雖然非常有趣但最後只會造成無止盡的麻煩。→→這聽起來蠻欠揍的!但沒辦法,事事得請示上級的日子真的不好過。

一晃眼,一手啤酒就喝完了。有個視威士忌為馬尿的祥哥,只能提議改喝紅酒。無奈,店裡只有台產的紅趜玫瑰酒之類的東西;8.5%的酒精成份實在太低,只能當作果汁喝。

九點一到,沒想到祥哥就喊要結束了。搞不清楚到底是因為太早睡早起、或因為不勝酒力、或者是新婚的男人總是喊太累,總而言之酒聚就這麼莫名地結束了。

回到學校的電梯裡,小葉教授就呢噥著,好像剛剛才開胃呀。說的也是。我們兩個人都覺得還沒開始喝酒,所謂的酒聚就結束了。

不過我覺得,這倒比較像前戲。才剛剛被挑起了興趣,主場都還沒開始,新郎倌就退卻了。但念及小葉教授明天還要在方法論上侍奉研究所的大爺和小姐們,我還是回家自己DIY好了。習慣就好。

2 則留言:

南方野獸 提到...

鵝肉大學的教授不吃鵝肉,實在太不像話了

Naoshi 提到...

幹!
寫廢話也要寫多一點!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