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9日

立委、官僚與書生


最近輾轉聽說有立委關切本系少數同學校外修課一事。頗覺好笑。

但這件事可說是當代台灣社會與政治日常生活的縮影。若搞不清楚其運作的邏輯的話,說是政治系的學生,出去恐怕會被人家笑。因此,容我一步步解析之。

少數同學會想到校外修課,不外乎一直修不過某些課或者牽涉到所謂延畢問題。不過系上的規定很清楚,要到校外修課一定要取得原授課老師的書面同意。

於是害怕子女延畢、又搞不清楚這摟子根本是自己小孩捅出來的家長,很自然的就會向外界求援。相信政治能解決一切的家長選民,找上立委是很正常的事。

立委辦公室接到選民的case,當然得辦事啦。開玩笑,選民服務耶!當今立委最主要的工作內容。不做不行。

一般立委辦公室處理選民服務案件,多半是兩種做法:一是打電話,二是發文。到底要採取那種做法,取決於事情的性質。能夠發文的事就盡量採取發文方式;性質不宜發文的才打電話。為什麼會這樣?因為立委辦公室根本不在意,這事辦得成辦不成。最重要的是給選民一個交代。所以發文最簡單。發出去的文,只要影印一份給選民,就能證明我有在辦事了。但偏偏選民的要求奇奇怪怪,很多事本身根本就不合理,這時候只好打打電話、做做樣子。

所以,以本案例來看,立委辦公室會打電話,就是知道這事情本身就不太合理,不過,反正不管事情辦得成辦不成,總之電話還是要打。

這時候,球就丟給了官僚系統。

瞭解狀況且有經驗的官僚,最簡單的處理方式,就是回一張文給該立委辦公室,寫些「承貴X委員XX辦公室於X年X月X日來電關切X事,本校經察該系法規規定如何如何,致無法遵照辦理云云」等短短的屁話。立委辦公室收文後就可以把該文影印給選民,然後開開心心在選民服務案件的簿子上銷案。

不過,有經驗又願意在第一時間把事情處理掉的官僚,並非台灣公務員的常態。

白痴加三級、膽小怕事、能推就推的公務員,(在本事件,即為接到電話的本校「高層」單位),通常選擇的處理方式,卻會是寫個文給相關承辦人員,請該承辦人員去處理。不信的話,你可以測試一下。

現在各政府單位都有首長信箱之類的東西。你可透過網路在該信箱留言,問一些再怎麼白痴都沒關系的問題,不久之後就會收到回函,負責處理首長信箱的第一線官僚,鐵定會把你的問題轉給他認為可能相關的承辦人員,由承辦人員來回答你。當然,那些文言文的回答讀起來會是跟沒有回答一樣。

以此事件而言,本校接到電話的「高層」「官僚」,就是把原授課教師視為「承辦人員」,很簡單地把回應的責任轉嫁給老師。

當前台灣社會立委和官僚的運作邏輯,簡單來講就是這樣。

但,我不是說他們這樣是對的。

學生不該誤導家長;做為選民的家長不該要求其立委做此服務;立委辦公室不該接下這樣的選民服務案件、更不該真的就去「服務」了;接電話的官僚不該沒有在當下就表明拒絕之意、更不該把責任推諉給「承辦人員」、而負責經營大學的「高層」更是不該變成「官僚」……等等都是錯誤的範例。但,這就是台灣社會目前的素質、縮影與常態。的確是很可悲,但在可悲之餘,作為政治系的學生,不認清事情的本質不行。

至於書生們的反應,與其把這麼俗民、日常的狀況上綱為「外力政治干涉學術之事」,還不如去研究研究這種我們社會日日在運行的邏輯到底如何形成、如何能改善?有什麼制度上的元素應該修改?或者這是文化造成的?怕的是,書生們根本從頭到尾搞不清楚我們當前的政治社會是這麼在運行的,還自以為正義地抵擋了什麼邪惡的政治壓力。

對打電話的人而言,這只不過是件可成可不成的小小選民服務案而已。

4 則留言:

495330044 提到...

有些家長真的是小孩說什麼就緊張了
國高中時也有這種鬼事

南方野獸 提到...

我只能說,鵝肉大學太有趣了。版主應該出來選校長啦....也可以找找同事一起吃個鵝肉。最後,希望版主多寫一些像這種沒營養的,前面幾篇太嚴肅了,害我都無法留言,很機歪捏。

野獸家族 提到...

給樓上的,我太贊同你的想法啦!!!偶給你拍拍手ㄛ.

匿名 提到...

版主這篇看了想大聲讚好!
這才是社會化完整的政治學者
很中肯
觀察社會事件角度完整
有些書生反應過度
將俗民化的選民請託事件看得像天崩地裂
真是太泛政治化了 這是政治學未參透
設身處地
如果他是該學生 該家長 該高層 該立委
他會如何做?
本來以為他的版面較有話題
如今看來版主的才真正有深度
不會譁眾取寵
棒!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