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2日

民進黨對不起台灣人


【註:本文將同時刊於《新新聞》明天的總統大選特刊】

  繼國會選舉慘敗(輸140萬票),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又以非常懸殊的比數(輸220萬票),輸掉中央政權。很清楚的,台灣民眾用選票否定了民進黨過去八年執政的表現。

  民進黨選舉的失利,不是台灣意識、本土路線的失敗,而是民進黨從政黨員集體的失敗。只因為數百位黨內菁英八年來的錯誤或怠惰,而讓台灣主體路線深陷於倒退的危險當中,這些受託執政的民進黨人,辜負、對不起台灣人。

敗選的政治後果

  民進黨這次敗選的政治後果,不僅僅是讓國民黨得以同時掌控行政與立法兩大權力而已;未來四年,在國會擁有不到四分之一席次的民進黨,大概沒有太大的能力阻止國民黨菁英進行「政策轉向」,(或者說,國民黨在選舉中所強調的,要「改變」):雖然國民黨從頭到尾不願意說清楚他們真正要「改變」的是什麼,但可預見的是,努力多年的台灣主體路線,恐有倒退、甚或化為烏有之虞。

  然而,這次選舉結果並不能(如部份國外媒體所言)被解讀為台灣民眾選擇了往中國傾斜的方向。從國民黨在其長達一年多的競選過程中,把最主要的精力都花在消除民眾對它親中路線的疑慮來看,就可以知道連國民黨都理解台灣意識才是目前的主流民意。因此民進黨的敗選,不是因為它反對「一中市場」、反對馬英九的親中路線、更不是台灣意識的衰退,而是因為民進黨再也不能綁架擁有台灣意識的選民、因為台灣民眾再也無法接受民進黨政權的傲慢與不知反省。

  台灣民眾給民進黨教訓,卻也導致一個非意圖的後果:國民黨的選舉語言和根植於其骨子裡的意識型態並不一致,因此,從李登輝到陳水扁,十幾年來執政者所執著的台灣路線,將處於一個危險、易脆的狀態。這可能是民進黨失敗帶給台灣人民最直接的傷害。

民進黨對不起台灣人

  打從兩年多以前,台灣民眾就對民進黨送出了警訊,希望它檢討、改進。但民進黨內的有權者不但置若未聞,反而沈迷於接班、權位的競逐。這些年民進黨從來未曾進行任何誠懇的反省、檢討。一位前任民進黨主席在當時,曾公開呼籲民進黨菁英頭人能提出個人的檢討報告以受公評,可惜的是,連這麼簡單的要求都沒有人願意理會。試想:如果2005年底縣市長選舉慘敗後,民進黨真的能痛定思痛、懇切反省改革,今天的選舉結果還會是這樣嗎?這些有權者,迷信於台灣意識高漲時代中民進黨擁有先天優勢一事,而把大部分的精力擺在個人的拉幫結派及內部權位的爭奪上。就這點而言,今日的敗選,所有過去八年中、曾經分享執政權力的民進黨人,都有責任。

  可悲的是,民進黨領導與幹部階層的錯誤與失敗,其後果卻要由全體台灣人來承擔。數百萬台灣人這麼多年來無怨無悔地支持民進黨,幫它取得政權、甚至含淚也要讓它連任。這些純樸台灣人所希望的,不過是民進黨能清清廉廉、勤勤奮奮的地把他們所熱愛的鄉土帶向一個理想的、改革的方向。不幸的是,民進黨人卻完全辜負了支持者的期待。這麼多台灣人把希望和未來託付給民進黨,他們卻因為執政不力而把政權拱手讓人。對此,只能說:民進黨對不起台灣人。

領導階層世代交替

  如果民進黨想要彌補它對台灣人的傷害、並重新贏得人民的信任,現在首要的工作,就是對過去八年徹底反省、檢討和改造。民進黨必須和過去八年做一個完全的斷裂。其中,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選出全新一代的領導階層,來執行這些工作。

  過去八年來在執政團隊裡的菁英或黨政高層,可以說都是民進黨今天敗選的主要罪人,道德上,他們都不應該競逐或擔任何民進黨的新領導職位。而所謂的民進黨「律師世代」,其實多半都是執政團隊的成員,他們都是該被改革的對象,更沒有資格出來領導未來的民進黨。執行檢討改造計畫的新領導階層,應該從更年輕的一代黨員中選出:只有能夠和過去八年做出有意義斷裂的新世代黨員,才能擔起此重任。

  尤其,那些仍在做競選下屆總統職位大夢的民進黨政客,(可能,例如:扁、呂、游、蘇、謝,以及他們的主要幹部們),如果還不願意退出政壇,仍妄想在幕前或幕後介入新世代領導階層的甄選,只會造成民進黨加速的土崩瓦解、而永無翻身之日。

新領導層的六項工作

  民主進步黨如能順利產生新一代的領導階層,在未來的兩年到四年間,他們最重要的工作有以下六項:

  一、徹底檢討執政表現:民進黨必須以公開的方式檢討其八年的執政表現。這種公開檢討當然必須要引進社會公正意見,且不能畏懼對特定人士進行徹底的清算,這些特定人士包括執政高層、媒體名嘴、腐敗黨員…等。但更重要的是,檢討執政八年的哪些政策到底聯盟了哪些社會群體?這些,都需要一個真誠、集思廣益的政經結構分析。

  二、提出台灣路線的新政綱:以台灣主體的政治目標,當然沒有錯。錯在於凝聚與鞏固台灣意識的方法與路線。未來民進黨的新政綱,必須要把建設一個進步、安全、乾淨、而有共同體感的台灣社會,當做最主要的路線方向。二十年前擬定的民進黨政綱必須要重新檢討修訂。

  三、阻擋台灣路線的倒退:未來同時掌握行政權、立法權的國民黨政權,隨時可能逆轉過去的台灣路線。僅有27國會席次的民進黨,必須要預備可以阻擋新政策的全新方法。這不可能完全依賴體制內、相對弱勢的權力,如何援引公民力量來防止台灣社會的轉向,絕對是項重要的議題。

  四、修改黨內提名辦法:目前的單一選區兩票選制,民進黨現行的提名辦法已經無法應付。如果民進黨想要在現行選制中突破、最後贏得國會多數,因應過去選制而產生的目前黨內提名辦法,絕對必須要重新修改。我無法簡單說,該怎麼改,但這是民進黨未來兩年內的首要工作之一。

  五、重建政黨形象:民進黨曾經因為「勤政、清廉、愛鄉土」的正面形象而不斷提升其政治支持度。但這個形象已在八年執政的過程中喪失殆盡。如何挽回此形象是新民進黨領導階層的首要工作之一。可能開始的做法,是儘快把有爭議的從政黨員做一個適當的處理。更重要的是,不能讓過去八年來主政的菁英回來把持民進黨,不然民進黨的重建之路將永無希望。

  六、懇切與基層對話:以台灣意識綁架台灣人,是民進黨天真的錯誤。民進黨用口號動員台灣人,結局卻是傷害了台灣人。新領導階層必須要做相反的事,它必須重新深入基層、傾聽人民的聲音、懇切地和素樸人民對話。也許在其中,民進黨才能找到全新的方向。

  小結是:對不起台灣人的民進黨,當然還有重生的機會。關鍵的問題是,該黨的執政世代能否全數退場?如果台灣人還要支持這些摧毀民進黨、傷害台灣人的舊民進黨人,台灣的未來將沒有希望。但相反的,如果台灣人願意選出全新一代、改革的民進黨人,台灣的未來還有希望。

7 則留言:

打錯電話的人 提到...

q含淚推....
嗚....
我不要這樣啦~~>"<

美麗淚人兒 提到...

我妝都花了...

南方野獸的粉絲 提到...

版主來發起一個「挑戰民進黨」?

nawi@ 提到...

民進黨沒有對不起台灣人,是民進黨對不起民進黨。
順便提及您認識的「世芳姐」,有機會的話,您可以問一下「辜寬敏的鮪釣船」是怎麼一回事?她是打漁的嗎?

南方野獸 提到...

寫這麼好要幹嘛?真跡歪捏。
要把它貼在辦公室門口,也給無法吃到鵝肉的擔仔麵大學學生有機會拜讀。

給三樓的,不要哭邀,快去寫論文。科科。

匿名 提到...

That's great!!! Now, I can say that I come from "fake China"..haha, how cool is that ^^.

匿名 提到...

半年後,證明 DPP 仍未改進。

張貼留言